57.考上 好事一茬接一茬的来(1 / 10)

村里人都听说了, 桥东村西边那块没被征收的地现在大批量地种上了果树,桥东村村长的大儿子过来村里找刘光满,还说了桥东村西边那一片早晚会被征收, 不然的话陈文强不可能提醒人去把树给种上。

陈文振这次来就是想找村长刘光满, 看能不能转户口过来, 村里也给他分一块宅基地, 如果有人要转让的,他也想买一些。再不济, 就把桥西村尾后面的林地给承包出来。

但人家又不是傻子, 都知道桥东村西边那块地要被征收了,现在谁会把宅基地转让出去?刘光满更不可能这个时候同意陈文振转户口过来、以及承包林地了, 不然家家户户都有亲戚效仿, 那还得了?到时候桥西村得乱套。

不过, 陈文振也不蠢, 来之前就想过办不成事,他现在想的是和刘光满打好关系,他爸可是等着郊区那些工厂搬迁后去争一争那边的地。他爸担着族长的名头,总是顾念着其他人, 想拉拔大家一起赚钱。

但他也得为自己考虑啊, 不想什么都受他爸约束,他也得给自己找个帮手。

以前想找陈文强联手的, 但陈文强滑不溜秋的, 陈文强更想联手的是他爸,那就没办法了。

消息一在村里散开, 刘老头立刻就想到了那天陈今过来时说的话,她那天不会是去桥东村看了才转来桥西村的吧?怪不得呢,他就说没什么事, 这丫头跑桥西村做什么。合着还是这么大的事情!

真是满嘴跑火车,半句真话都不和他说!

刘老头气得嘴角冒泡,想立刻给陈今打电话质问她,但还是忍住了,他这个电话打过去没任何意义,陈今不想说的,她直接挂电话就好了。

所以,刘老头出门去找村长,确定了消息后,一拍大腿,就带着两个儿子和刘一南刘一北两个双胞胎直奔南大西门这边的小洋楼。

但他没想到人家看到他们在小区门口打电话吵吵嚷嚷的,怀疑他们是来闹事的,不给他们进去,非要让里面的人出来把他们领进去。

刘一北咬咬牙,上前乖巧地笑笑,“我们是来找我大姐的,她就住在里面的小洋楼里。我们找她有重要的事情,刚刚在电话里没说清楚,能不能让我们先进去?我们都能按要求登记信息的。”

这不报名号还好,刘一北报了陈今的名号出来,门卫就更怀疑他们了,道:“你们说的陈今陈老师我认识,她的妹妹我也见过,其他亲戚来都是她带进来的,你们为了进去找人瞎编关系是吧?”

“不是,我们真是......”

“你说破天都不行,真是亲戚,你们让陈老师出来接你们,或者让陈老师给我们打电话说明情况,否则的话,你们不能随意进去。”

这话音刚落,正拎着礼盒的黎行一和白翎想如往常那样直接走进去,这次也北门卫拦住了,让他们找人出来接,或者是让里面的人给门卫打电话。

白翎皱眉,“怎么现在还有这个规定了?之前我们进来都是做了登记就可以进去的,我们去找的宋教授。还有,我们就住在对面的教职工家属院里。”

门卫闪过一丝尴尬,但这个时候总不好拦下那几个却不拦他们两个吧?于是好声好气地道:“你给里面的人打个电话,只要主人家确认了,我们这里也好给你们通行。你们常来,给主人家打个电话的事情,我们这边工作不好做啊。”

说着,门卫看了眼老刘家那几个人,那一看就是临时上门的,陈老师估计是不想见他们吧。

结果,最后老刘家的人没进去,黎行一和白翎也没进得去。

宋教授家的保姆何阿姨说两位教授出门了,现在家里不方便接待来客。他们就只能掉头离开。

回去时,刘一北闷闷不乐,一想到他们专门从桥西村跑过来找陈今,却连人家小区大门都没进去,心里头的气就怎么都消不下去。

戳了戳旁边的哥哥,嘟囔道:“要是村里也拆迁了,那陈今不就更得意了?”

刘一南瞪了她一眼,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又庆幸他们两个坐在公交车的后排,和坐在前面的爷爷、大伯、二伯离得远,这要是被几个长辈听到这话了,不得挨骂?

“你甭管她怎么样,她过得好过得不好,都和咱们没关系,但村里拆迁,才是和咱们有关的大事。”

只有村里真的拆迁了,家里才能拿出钱来给他们兄妹两个出国用,否则的话,最多就只能供一个人出国。

“我就是看不惯她,你看她前几天那个嘚瑟的样儿!”刘一南气鼓鼓道:“因为她的事情,爸妈也没少吵架,她自己那么多房子还有存款,能对不是一个爸妈的兄弟姐妹好,就不能,不能分点给我们?”

后面的一句话,刘一北说得都没有底气。

这要是之前,她肯定也会觉得,陈今过得好坏都和她家没关系,顶多就是眼红一下。但她和哥哥就要升上大三了,他们分别学的英语和西医,都想赶一波潮流出国镀金。师大教职工家属院里,有好几个教授家的孩子都是大学毕业就出国去留学的。听说国外的收入是国内的好几十倍,条件比国内好多了......

刚放暑假时他们去找人咨询了解过了出国需要的花费,比